與你分享。

Monica的散文:【散文】桃花舞春風 一文刊登在20120425()青年副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全文↓

陽春三月,杜鵑花開得滿山遍野,城市的裡裡外外都掀起賞花潮。有人結伴往山林走去,有人獨自流連校園、公園,還有人偏愛探訪小巧的庭園或屋宇牆垣一隅,就為捕捉那藏不住的華麗春筵。無獨有偶,桃花也在這時節靜靜地喧鬧起來。

那天,我便在街衢的小圳溝邊遇見它。花開得不算多,稀稀疏疏幾朵錯落,神采奕奕迎著淡藍的天空伸展,輕盈款擺領受微風親吻,少了冶豔多了親切。不知是誰家照養的盆栽,就擺在圳溝旁,約莫是一個人的高度,幾步之遙,和三兩株翠綠梅樹相隔,也和才開過花的忍冬相鄰相依,旁邊還有一株看來健康硬朗的枇杷樹,以及幾盆我不認識的花樹,像守護溝圳的溫柔部隊一字排開。

暮春時節,桃花一開,便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古老而美麗的故事。傳說唐朝詩人崔護在一個春日明媚、煙景如畫的清明時節,獨自在長安城郊外漫遊訪春。走著走著,忽然感到口渴,於是走進一處桃花林中的民家討水喝。沒想到,來應門的竟是一個美若桃花的絕色佳人,讓崔護驚為天人,頓生愛慕之心。可惜,當下還有要事必須遠行,只得無奈告別。事隔一年,崔護難耐思念,再度來到這桃花林中意欲尋訪當年那位窈窕女子,卻驚覺大門已深鎖,佳人不知往何處去?崔護悵然若失,徒然在門扉上題了詩:「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人面不知何處去?桃花依舊笑春風。」還好,黯然離去的崔護並沒有就此放棄。幾天過後,他又再度叩門。這次遇上的,卻是個哭得肝腸寸斷的老翁。問明原委才知道,那美麗佳人正因相思病倒床榻,奄奄一息。崔護傷心欲絕,在病榻旁嚎啕大哭……這一哭,竟把悲劇故事改寫成千古傳誦的佳話。於是,我們一次又一次的閱讀這首〈題都城南莊〉詩,也一遍又一遍的溫習這段美麗的愛情。

時日既久,桃花映像因此浸染壯大,化作更多的詩語如花雨紛飛。我彎身俯拾,翹首承接,忍不住張望,但見桃花片片皆成詩篇。有張旭捎來的〈桃花谿〉:「隱隱飛橋隔野煙,石磯西畔問漁船;桃花盡日隨流水,洞在清谿何處邊?」隨風旋入耳際;有武陵漁人的人間樂土,遍布良田、美池、桑竹和人情味,還有桃花林;更有詩仙說:「桃花流水窅然去,別有天地非人間。」看來,關於桃花的故事,注定要延燒整個春天了。

全站熱搜

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