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你分享。

Monica的散文:【散文】傾 一文刊登在20121021()更生日報˙四方文學週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全文↓

放學時分,穿街走巷的當兒,一個皮膚黝黑的小男孩走進我視線。細瘦的身量揹著大書包靜靜地走著,偶爾拿手揮舞充當玩樂,偶爾左顧右盼,炯炯有神的一雙眼睛骨碌碌轉,與我擦肩而過時,可有可無的抬頭望我一眼,隨即踏步往前走,身影越走越遠,越縮越小,終至迷你的一條短線沒入小巷盡頭。

他的黑、他的眼波流動讓我想起另一個小男孩。那個小孩和他一樣,皮膚黑得發亮,五官輪廓非常細致分明,俊俏美好討人喜愛,特別是那對深邃的眼眸覆蓋在細細長長又高翹的睫毛底下,有種說不出的柔媚。明明男兒身,卻生得如此嬌俏的眼,我們總愛開玩笑,這孩子長大不知會迷死多少女孩。

偶然的一次,我看他絞著毛巾玩,學電視劇裡的人把毛巾搓揉成長條圓筒,繞著頭圍兜圈綑紮,儼然像個來自中東的小王子。自此,我愛戲喊他「中東小王子」,他也欣然樂意接受這個名號,而且越來越喜歡在我身邊耍寶逗弄兩下,沒事的時候愛趴在我身旁瑣碎說話。

說些什麼,仔細想想,不過都是些學校、生活、家裡常發生的細碎小事。唯有一次例外,他拿一張試卷來問我。那是他段考要訂正的卷子,裡頭有道題是看圖說故事,圖面上有幅美麗的鄉居山水,有隻小鳥高空飛過,考題是:「你想對小鳥說什麼話?」孩子在答案卷上空白。於是,這題被大人視為送分題的題目被老師打個大「×」,扣分。孩子不解該如何訂正?因為他想了很久,並沒有什麼話要跟那隻小鳥說。他這麼告訴我。

頓時,我也愣住了。就一個大人的觀點來看,那道題再簡單不過,孩子寫什麼答案幾乎都可以通過。可是孩子老實選擇空白,而我們問都沒問想都沒想地就給了個大「×」。那年,他約莫也只是國小二年級。

事過境遷,孩子是否還記得這麼一件往事?我不知道。然,我始終記得。…曾經有個小男孩,教我學習「傾聽」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