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你分享。

Monica的【散文】花漾人情 一文刊登在20130611()青年副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全文↓

有些小花經常開在我們日常散步或趕路的途中,譬如紫紅色的細葉雪茄花,往往一開就是滿山遍野的瘋狂氣勢,讓人數算不清到底有多少花朵開放;乍看是白色,細賞卻發現花朵裡藏著淡粉的六月雪,總是很迷你地躲在叢叢綠意中,如果步伐走得急卒,或者眼神只專注前方,那麼就會錯過它們;譬如葉子長得經常讓人錯以為是花生,模樣安安靜靜的攀爬蔓花生,平日少有人會刻意去注意它們,等到驀然驚見綠毯上忽地擎起一朵朵像黃色小芭蕉扇的花兒時,才引起路人低聲探問─「好可愛喔!不知道這是什麼花?」

這些不起眼的小花就像在身邊來來去去的某些人,雖然不醒目,生命舉重若輕卻真實存在著。很多時候,某些人也像亮麗卻不張揚的花兒,以一種未必獨特卻同樣美麗的姿態展現生命力。

譬如每天晨間運動撿寶特瓶的老奶奶,她高齡不下七十,兒孫早已滿堂,即使不婚的那個兒子也是工作穩當,生活起居正常,事親至孝,她可以隨時享清福。但她卻每天早起散步運動,撿拾被人遺棄在校園的寶特瓶回家。共同生活的兒子一度抗議,希望她停止回收寶特瓶,因為賺不了大錢……但老奶奶始終不肯改變,她告訴我:「有人丟,總要有人撿,環境才能維護好,跟賣不賣錢根本無關。」

譬如巷尾常遇見的另一位老婆婆,總是梳著一頭油亮的髮髻,高高盤在後腦勺上。每回相遇,她總是滿臉笑容,她在廟裡義務幫忙擦桌抹椅掃地清理爐渣,為那些虔誠膜拜的善男信女祝福誦念,為廟裡辦活動忙碌著,其實沒人知道她的姓名,但都明白她是個熱心的長者。

兩年前的因緣際會,我認識一位老當益壯的種菜達人,只因彼此巧遇攀談而結識,老先生不定期在住家附近的建築空地,或鄰近的荒野草地裡賣力墾荒,無論晴雨都勤於澆灌、照顧,耕種一畦平整的園圃。他的農作物跟隨季節變化不同的丰采,他經營的田地有的小得只夠種植一棵木瓜樹或一兩排玉米、幾株香料植物。最近顯然擴大規模,我看到老先生的園圃結實纍纍,有蔓爬滿地的南瓜,有兩棚豐收的絲瓜和瓠瓜,兩旁土地種著紅鳳菜、辣椒、四季豆、高麗菜、青江菜、番茄、A菜……和其他我不認識的青蔬,一眼望去,雖是小小園地,縱橫交錯也有平疇綠野阡陌之美。

日昨路過時,他開心對我說,那棚瓠瓜已經陸續採收,一旁的絲瓜花也開得起勁,想必豐收;周遭的玉米吐穗轉褐色,熟成指日可待……說得開心時,那古銅的臉龐閃現一抹金光。

「好美的偶遇與對話……」,總在揮手道別時,我內心激動感恩,心情猶如巧遇那公園裡如海似浪的細葉雪茄花、六月雪或蔓花生時的美好。

全站熱搜

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