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你分享。

Monica的散文創作:【雨中絮語】一文刊登在20110616日青年副刊。

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˙

清晨微雨,我帶著一首詩()上路。 想像薄霧迷濛的遠方,有著幽深的崇山峻嶺,有著密林修竹、清溪湍流,或者虹橋飛瀑、桃花紛紛,還有層次分明的山巒疊翠,那翠色裡有鶯囀鳥鳴和無數的小徑,小徑少人跡,花草樹木間滿是蝶飛風舞,寧靜而喧嘩地,鼓噪著四季的繽紛,律動每個晨昏。當然,還有那些我所仰慕的文人雅士與眾神,或者騷人墨客,也都各據山頭沉思著。

遠方的彼岸,是喧囂鼎沸的街衢。潤澤的寬街窄巷,蜿蜿蜒蜒,車水馬龍,熱鬧得緊。我揀選羊腸小徑似的穿弄走,繞過些許陳舊的老房子,轉上幾個彎,在若有似無的雨絲中,走進靜謐的社區花園。腳步停留在園中池塘邊上的木棧板,像個旅人,極目四望,欣賞著眼前的一草一木。…這花園其實不大,即使繞著水塘順走三匝也不太費工。遂而,我像閱讀散文一樣,字字句句地閱讀著園裡的每一個細節。

他們說,假以時日,這裡或將成為一座美麗的小型莫內花園。模擬的日本橋,彎彎跨在水塘兩岸,是木頭溫潤的色澤,和莫內的藍綠色是不太一樣,但多少還是有那麼點開宗明義的意味。橋的兩頭,佈滿矮短的杜鵑花叢、蓬勃精神的山蘇、成簇成堆的白花火鶴和開著雪白透著濃郁香氣的梔子花,以及少少的蔥蘭、迷迭香…,伴隨幾株開起花來大剌剌,卻飽滿貴氣的白色複瓣孤挺花。

橋岸邊,盡是塊石确犖,順著淺淺的水塘左彎右拐一路鋪排,雖稱不上稀奇,也無法就近來場曲水流觴文仕雅宴,倒是為花園添了幾分文氣。岸旁五棵柳樹正冒出一絲一絲的綠意,探向水塘。不知當初種植是故意還是巧合,竟讓我聯想起「五柳先生」宅邊有五柳樹。柳樹周遭幾棵櫻花樹,初春盛筵還在腦海翻騰,現下的它卻老早換上密密匝匝的綠衣裳,樹底下還竄出好些小幼苗,稚嫩有如新生兒。蔥綠漫漫的草毯上,樟樹苗、楓樹、山茶,也或近或遠或高或矮穿插其間。其他沿著圍牆邊順勢成軍的,除了少數幾株我不怎麼認得的喬木外,大抵是月桃和常綠的灌木多些。我幾乎可以想像,這園子裡濃妝淡抹的綠,在光影來訪時,說會有多美就有多美。

橋下的風光看來還得等上一些時間,才能養好一蓬蓬的睡蓮…水底的小魚,實在小得不能再小,卻還是有隻夜鷺經常癡心地蹲踞在有稜有角的尖石上虎視眈眈。……倒是角落的水生植物長得好,紫色愛莉絲也開得挺美。

雨絲輕巧地落在水面,無聲的漾出一圈又一圈美麗的圓。那許許多多的圓,交舞著一幅又一幅美麗的圖騰。我饒有興味的讀著,每一個或大或小的圓,彷彿都是生活中,幸福的小圈圈。

好個迷你的莫內花園,我衷心期待著。我滿心愉悅,走過一回又一回。雨,也悄悄地停了。迎著雨後清新的空氣,收拾起這一路散逸而善美的思緒,我靜靜啟程,微笑走向自己的,柴米油鹽,和細水長流的章回人生。

一日生活,於焉開始。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
Monica

Monica 錦書,雲中來2013/09/20

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