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你分享。

Monica的散文創作:【晨光中 一爐香 一菩提 】一文刊登在20111218()更生日報˙四方文學周刊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全文↓

白露過後,秋分以前,大概是入秋以來最舒服,也最教人喜樂的時節。

這時候,天才要慢慢的轉涼,居家清涼自不在話下,出門走路當然還得避開正午烈陽,頂好是趁清晨曦光微亮,有風來拂,有秋陽相伴,有裊裊如煙塵的雲彩當空,還有不甚熱鬧的街衢靜巷最好。

在這樣的日子裡,我喜歡陪孩子出門上學走上一段路。而後分道揚鑣,他進他的學習殿堂,我則徜徉在秋日大道,或者小徑的濃蔭深處。此刻,風是微微的沁涼,空氣中流動的是一種舒緩,我的心情多半也會像那路旁一小畦的青稻,綠油油發光。

溫暖而不炙人的金秋晨光,是最美好的溫度。或許,也是人與人最剛好的密度。…一陣風來,想起遠在他鄉的好朋友。相交數十年,偶爾隻字片語,偶爾電話連繫,偶爾說說共同的、分別後的過去。印象中,我們甚少說起未來,從以前就是這樣。彷彿這一切都無礙我們的往來,誰的明天將走向哪裡,我們彼此關心而不曾那麼在意,不知道這能不能直接拿個「君子之交淡如水」來交代或說明。事實是,幾十年情感如舊,永遠都記得對方生日是那一天,永遠都知道想哭的時候那個人會在,得意的時候有人會跟著快樂。

近日裡,莫名的一場夢。朋友身穿白紗入夢來,實則她孀居一年有餘,目前和女兒相依過日子。日昨正巧來了電話,說起遷居他城多年的媽媽這兩年很想念家鄉,想念那裏的點滴,想念那根生的娘胎所在,很想回去看看,而她正思忖著可不可能找個時間陪她返鄉。

「最近都還好嗎?」我倆經常掛在嘴上問候對方的話,穿插其中。等的只是一句尋常的「好啊!」或者「還好」之類的回應。似乎如此,也就了然心安。聽她說完媽媽的事,又說她家女兒、我家兒子、老公,然後:「最近都還好嗎?」很自然的又出口。她說:「老樣子」。

頓了一頓,想跟她說那個夢。她那柔腸寸斷送夫的身影,再度浮現。心念兜轉不定,不知要不要啟口,最後什麼也沒說。還是緩緩吧。我想。只是如往常道別,相互叮嚀多保重。

懸念未止,恰巧路過一家小廟,廟裡爐香乍爇,氤氳繚繞。我把那掛念,和那夢的祝福,一併託付其中。

換得,一心清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
Monica

Monica 錦書,雲中來2013/09/20

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